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

色达劫特辑——《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有关色达部分摘录

中国政府近日发布《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整顿清理工作》告示,要求色达五明佛学院寺管会,于今年11月前开除2200名学员,其中包括1200名僧尼众及1000名居士。
当局宣称根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及第二次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内容,截至2017年9月,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僧尼众人数必须被控制在5000人之内,同时仅准许保留相对数量的僧舍。

2016年7月20日开始,西藏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数千僧舍将被中国当局陆续拆毁。







图坚1944年出生于色达【1】。他亲历了中国对色达的占领,述说了色达贲(色达王)阿虚.仁增顿珠的最后结局,见证了侵略者对色达宗教文化的摧毁,见证了侵略者在色达造成的大饥荒。图坚现定居印度达兰萨拉,是流亡藏人火葬场兢兢业业的送行人。2010年8月在达兰萨拉家中接受采访。
图坚

3.离家上山
…………
色日寺院的僧人们已无法呆在寺院里,他们返回家中,带来了理塘的消息,他们讲了中国人在理塘的所作所为、理塘藏人起义上山了、理塘人在什么地方杀了很多中国人等等。我们措瓦【2】有的人说:“如果我能杀一两个中国人就好了!”但也有人说:“中国人太多了,他们实力很强……”我少不更事,没有担忧什么。那时我们家里有枪、我父亲他们都有枪。我只想:要是我射击技术高多好呀!我强烈地想做一个勇敢的男子汉,杀几个中国人。

19571月的一天,我们家的一只羊被狼咬死了。我们找到了羊的尸体,煮了那只羊的肉。我的僧人舅舅当时是寺院的负责人之一,经常被要求去开会什么的。我们正要吃饭,他从会上带回了很坏的消息:“我们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中国人让色达贲【3】去县上领取洛萨(藏历新年)礼物,其实是要抓他,就像抓别的贲、喇嘛一样。色达贲先是去了县里,不知怎么又离开了。昨天中国军人去色达贲家里抓他,色达贲事前得到了消息,就跑上山去了【4】。中国人没能抓到他,但打死了七个藏人,奥桑久洛、查勒等人被打死了。”家里人都没有心情吃饭了,把手里的肉放到一旁,唉声叹气:“唉!现在已经很难了!中国人肯定不会让我们好过的。怎么办啊?” 我当时是个少年人,没有想很多,只觉得原来拉萨来的那些人说的是对的,中国人果然很不好,中国人真的是破坏佛教和迫害喇嘛的人。

后来,传言色达贲他们快跑到我们地方来了,也传来了中国人准备围剿色达的消息。周围的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我们无处可逃,共产中国人铺天盖地,我们没有逃到什么地方躲过的可能性。”也有人说:“要上山,宁可战死也不在中国人统治下苟活。与其让中国人统治不如让他们打死!” 有枪的男人都纷纷上了山,准备好抵抗来围剿的中国人。我的僧人舅舅对家人说:“我要上山。你们是否要上山,自己商量决定吧。”全家人激烈讨论了一番,舅舅决意要走。最后,家人让我跟舅舅一起走,因为舅舅很疼爱我。他们希望我们能找到一个没有中国人地方,或者能冲出围剿逃往拉萨、印度等地。

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呆在家里的心,虽然家里还有母亲和其他家人,但我对这个安排感到非常高兴。离开前我们才告诉母亲要走。我和舅舅各牵两匹马,舅舅没有枪,我虽有枪,但因年少连枪都端不好,基本上不会用。那天上午,两人、四匹马、一支枪,带了一些衣服、食物、锅和吹火皮囊,就这样离开家的,母亲和家里人送我们出来,流泪不止。

后来得知,我和舅舅离开家不久,中国军队就到了我们措瓦。措瓦的人们先是赶着牛羊在牧场附近乱跑,听说中国人从西面来了就往东跑,听说汉人从南面来了就往北跑,就这样在牧场上转圈,最后是抛下了牛羊跑,把牛羊都给丢失了。

4.无处可逃
 
我和舅舅走了两三天后,与我们措瓦(村庄)其他上山的人汇合了,记得当时看到东嘎寺的僧人们在山上念“抵抗中国人,驱返中国人”。虽然我的家人没有上山,但是山上有很多拖家带口全家出来的,六七十岁的老人很多,没满周岁的小孩也很多,抱在妈妈怀里。像我父亲家族就是全家上山,他们家族共有八九个家庭全家上山的。由于我们刚上山,所以还有足够的食物,还能在辗转转移途中做好茶饭,而那些早就离家上山的人们,已经食物短缺了。

有一天我们措瓦的人遭遇了中国人的袭击,贲久噶被俘虏了。然后我们措瓦有十多个男人前去解救他,他们晚上试图冲入中国人军营去抢贲。在枪战中我们措瓦赫赫有名的杰果多纳被打死了。第二天有人看到了贲久噶的尸体,其实头天晚上就有消息说贲已经死了。我们去打探消息的人听人讲,贲久嘎身上中了很多子弹,但受伤后很长时间没有死。

我和舅舅上山总共大概十来天,那时中国人已开始全面围剿色达的反抗者,满山遍野的中国军人包围着我们,我们根本无法再与他们打。其它地方上山的人们早前与中国人战斗过,另外,聚集在山上的人们来自不同的措瓦,别的措瓦早前也跟中国人打过,但没有长时间大规模的对峙战斗。我和舅舅上山之后就到处逃难,一次仗也没打过。 没有人认为能打得过中国人了,现在大家是在设法突围逃跑,从贲们到一般民众都想的是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在中国军队围剿下,各地的抵抗民众都向尼贡松塞塘地方聚集。那天,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部署民众说:“大家要相互帮助和团结。普通民众和抵抗者分开,抵抗者走在前面,一般民众紧跟其后。大家共同努力,我们虽然无法做别的,但我们可以想办法逃出去。”

晚上,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天空中出现了“火堆”【5】,同时中国人用大炮轰击、机枪扫射,把我们大队人马打散了。我和舅舅以及在一起的人们打马往温科方向跑,天亮时跑到了温科松多,色达贲让大家尽快煮茶烧饭,说现在西藏各地都被中国人占领了,我们只能往夏多方向跑。温科松多是三个大山沟的汇合处,当时雾气非常大,我们压根看不到远处。当大雾散去后,色达贲的伦布们【6】用望远镜看到了中国军队,周围的山头上全是中国军队!我们在山谷里,除了跑没有任何别的办法。我们开始向达次莫日的方向跑,路两旁的山头上全是中国军人,他们不停地向我们扫射……虽然当时的我是个半大小孩,但是有一幕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拼命跑着跑着时,看到一个骑着马的母亲,她和马都中弹倒在地上了,而她怀中的小孩还在吃着妈妈的奶。从妈妈身上流出的血染红了小孩,但小孩仍然在吃奶。马还没有断气,不停地抬头挣扎……

我们马不停蹄继续跑,左右两边的中国人不停地扫射,我看见跑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死了。最后我们终于跑到了达次莫日,太阳已经升得很高。这时,我们发现前方也被中国人堵住了,前方已经没有路了,我们只好往旁边一个很小的山沟里钻。那个山沟很小,从那里我看到我妻子的哥哥(他妹妹后来成了我妻子)冲到另一边去躲进一个坑里了。他从那个坑里可以看到四周的中国人,他的枪很好,他用那把好枪阻挡中国人靠近,大概阻挡了两个小时。

色达贲对我们说:“你们去投降吧,他们不会杀你们的。你们可以把哈达或者什么白色的东西挂在棒子上,这样他们就不会杀你们了。但中国人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即便投降了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所以我们要战死。”我们听了色达贲的话,走出了山沟。中国人没有开枪。他们让我们向下面山沟里抵抗的人喊话,让他们投降。当时我们当中没有人会说中国话,我们用手势请求他们不要杀色达贲和其他贲们。中国人也命我们向躲在坑里的人喊话,叫他投降,说不会杀他等等。我们别无选择,认为中国人真的不会杀他,就喊他投降吧,就这样我妻子的哥哥也投降了。当他投降放下武器后,中国军人说:“他是一只老虎。”他们让他背了一具中国士兵的尸体,还让他牵着驮了尸体的马,看起来好像那些士兵都是他杀的。无论是不是他杀的,那天被打死的中国士兵后来都被算成是他杀的。

中国人押着我们来到一片平坝上,说色达贲和其他贲没有投降,已经被打死了:“反对共产党只有这个下场,看你们能逃哪儿去?你们的贲们已经被我们打死了,大贲也不过如此。”中国人命我们交枪,马、刀和食物什么的,都统统都交了。有人遭了士兵的殴打,士兵问:“你还有枪藏在什么地方吗?交出来!”如果说没有就挨打,反复问反复打好几次。中国士兵们非常年轻,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不管是年龄、服装还是身材高矮等,看上去都一样。也许是我太恐惧了的缘故吧,看着他们都像同一人。我已经没有胆量恨中国士兵了,只有默默地哭泣。

.色达贲之死

在这里我们被关押了两三天。开了两天会,他们讲共产党是如何伟大,如何好等等。中国人还给了我们一张收缴武器的收据。有的藏人说以后会给补偿的吧,也有人说以后会按这个收据还我们小口径的枪什么的,我保存着那个收据,但是至今没有分文补偿。我们家的枪非常好,一百头牦牛也换不了这杆枪的。开会结束后,中国人发了一张通行证让我们回家。但有些人被送到其他地方去了,我妻子的哥哥也被抓走了,他后来死在了监狱里。

我和僧人舅舅带着通行证,和我们一起返回家乡的另有十几人都带着通行证。一路上遇到中国人检查,拿出通行证就没有任何麻烦。我们的马被没收了,所以都是步行多日回到家的。母亲已在我们上山后生病去世了,家里其他人还好,但财产全部被没收了。家人说:“你们平安回来就好了,虽然财产没了,但只要人在财产就会有的。”留在家没上山的俗人舅舅说:“我知道你们和色达贲在一起。听说色达贲被打死后,我非常担心你们,幸好你们安全回来了。但是色达贲被打死后,中国人把尸体运到色达开了批斗大会……”

舅舅说了批斗色达贲尸体的情况:开会地点在一个叫帕热旺祖的地方,大约有五百多人参加批斗会,这些民众主要来自色达县附近。会场有持枪士兵们包围着。中国人把色达贲阿虛.仁增頓珠的尸体运到会场,把赤裸的尸体绑在木桩上。中国人对开会的民众说:“这就是你们的大贲,他是剥削压迫广大人民的坏人,我们消灭了他!你们应该高兴,你们已经翻身了!” 他们问民众打死贲好不好?大家闭口不说话,只有默默哭泣。色达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大概和我一样岁数,当时就十五六岁吧,小儿子更年少。这两个儿子被带去看了,当时参加批斗会的民众说“哎!造孽啊,杀了不算,还让儿子看批斗父亲尸体……”不但那些有见识的人,连年轻人也非常悲伤难过。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被中国人杀了,那等于是中国人把色达的头给砍了……我们不知道尸体最后是怎么处理的。这两个儿子,现在有一个被安排在政协里,只是一个摆设,他也不敢拒绝中国人的安排。

我回家后也多次被叫去开过会。有时我与家人正喝着茶说话,中国士兵端着枪在外面喊:“学习了!学习了!”赶着人们去开会学习,家畜也不让人照管。主席台上的中国官员们一个接一个地讲话,我们也不懂他们在讲些什么。那些藏人翻译是从外地带来的,说的藏话跟我们的方言差别很大,很难听懂。中国人们主要批判色达贲和其他贲们,讲的大意是:“阿虚.仁增顿珠是你们的总贲,他三四年都没有向共产党投降,结果怎么样?他还能怎么样?你们觉得这样的结果好吗?”、“我们和平解放了西藏,共产党让你们翻身了,你们应该高兴。你们必须听从共产党的话,跟共产党走”等等。那么多天的逃亡我们已经精疲力尽,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听着他们一再说色达贲被打死的事情,除了哭,我已根本没有胆量愤怒。

我从未忘记和色达贲一起在山上扎营和奔波的情景,而且我小时候他很疼爱我。虽然我也有亲朋被中国人杀了,但我没有如此悲痛过,想起他的悲惨结局,我总是要往胸口捶打,这样才能稍微平静一会儿。即使在今天,提起他我的心都在剧痛……有些地方的贲肯定欺压过、剥削过民众,但是我们色达贲不是一般的善良爱民,我们色达人也把他看成法王。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是我们色达的象征。家乡的人们像我这个年龄的,仍然记得这些往事,但年轻人就已不知道发生过的苦难了。为了记住共产党给我们造成的痛苦,我一直珍藏着色达贲的这张照片,就是要向人们诉说他的历史。我也去寺庙为他祈祷,祈祷这位色达的象征。他是为色达而战死的,并非为个人的利益而死,直到他死都在为色达民众而战。也许连他儿子都没有这张照片,但我一直珍藏着。等我死的时候,我要家人把这张照片和我的尸体一起烧掉(受访者泣不成声)。

彭措:1937年生于西藏康区「霍尔章谷」(被中国更名为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父亲是哲霍大部长官「哲霍仓」的末位传承。彭措于1957年加入起义游击队,1960年流亡印度。现居住在印度喜马偕尔郡贝日流亡藏人定居点。
彭措

8.我也加入了起义队伍
…………
当时,果洛和色达都非常剧烈地抵抗中国侵略,中国人还没能控制色达。因此,从我们这里逃出去的人,都跑去了色达。果洛色达有十八大措瓦和二五小措瓦之分,大的措瓦统领上百户,小措瓦也有四、五十户,每个措瓦都有贲,色达贲是阿虚仁增顿珠。历史上果洛色达从来没有属于过任何一个政权,在被共产中国人侵占前,色达是独立自主的王国,国民党拿她没办法,更不受国民党管辖。共产中国人也多年未能占领色达,直到一九五九年

我们跑到了色达起义民众聚集的山上。甘孜、多科、阿坝、理塘、果洛旺欠、多巴……,周围方圆各地的起义者,约有数万人,都聚集在这里。在这些起义者中,也有我们章谷的麦、鲁、藏、曲四个大措瓦,他们没有上缴武器,跑来了这里。四大措瓦中的玉科措瓦,贲叫玉哲;藏部上下两部,贲是甲果哲布;鲁措瓦的贲叫阿曲巴杰,都是很大的措瓦。在这儿我们也找到了贲根达阿曲和我们措瓦的人,就加入了起义的队伍。色达本身有十八大措瓦和二五小措瓦,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虽然是俗人,但色达民众像尊敬国王和法王一样敬仰他。他也给民众护身符。我得到过他加持的护身结,他说:“念诵一万遍莲花生大师咒,可避凶器。”

在那里,还可以买到枪枝等东西。我们于是就卖了一头牦牛,用卖牦牛的钱买了枪。

11. 炮弹在我们周围炸开

甲桑囊被中国人袭击后,我们和果洛色达的人都转移到了尼贡郭的地方。在那里仍然遭到了围剿,解放军包围了我们,用猛烈的炮火轰炸我们,还派来了飞机,飞机没有扔炸弹,而是撒了很多传单,有藏文、有中文。传单上说:“你们没有地方可逃,拉萨已经被我们占领了,你们快投降。限你们五天时间,如还不投降,我们就要轰炸”等等。那时是1959年,中国人已经真的占领了拉萨,但我们尚不知道

大炮不断地轰炸,炮弹在我们周围炸开,尘土飞扬。这时各措瓦收到了开会的通知,我们措瓦的贲已经战死,是贲的儿子去开的会。这个会议是各大措瓦的贲的会议,大概有四五十名贲出席。他们是骑在马背上开的会。会上主要讲话的是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他说:“现在我们已经无法抵挡中国人了,而且,中国人已经包围了我们。如果你们想投降,就去投降吧。不愿意投降的,又无法打得过中国人,只有死路一条,因此必须突围。各措瓦的人谁想要与我一道突围的,可以跟我们​​一起突围。但请不要带钱财和家当,妇女家眷也请不要跟着我们了。”

下午四五点钟时,我们被解放军团团包围了。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命令往外冲!队伍具体安排是:贲旺钦多巴和贲根达仓家族在前,中间是喇嘛、僧人和没有武器的人,队伍最后由色达贲和他的大臣等断后。色达贲给了我们每人一条护身结,说念过一万遍莲花生大师咒,可避凶器。色达贲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老头子,根本没有王的派头,是个光头老人。然后我们出发了

天黑时,下起了冰雹,冰雹有手指头那么大。没走多久,我们就遇上了中国军队。我们开始开火,中国人放了灯【5】,把四周照得像白天一样亮。我们毫无对抗之力,只能不顾一切向中国人死冲。见我们不要命死冲,中国人竟撒腿就跑,我们就这样突围了。到天亮时才发现,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冲出来。冲出来的大多是我们措瓦和旺钦多巴措瓦的人,总共大概两三百人:我们措瓦大概一百来人,旺钦多巴一百来人,另有一些色达和其他地方的人。其中有一些喇嘛,比如喇嘛希钦旺朱、色达的喇嘛嘎杰等;一些其他贲的伦布们,他们带的武器很好,这些人都是跟着我们的新贲根达丹增一起冲的。我们措瓦有二十多人被打死,剩下的也打散了。其他起义者全部在这场突围中被消灭了。

注释:

1】色达:色达又名阿虚色达(Wa-Shul-Ser-Thar)。色达人自称一千多年前由西藏西部阿里迁移过来,另有他们与游牧于多柯河北部的果洛人同源之说。因此色达也有“果洛色达”之称,所指是同一地区:横跨康和安多之间东经99 03`10102`,北纬3144`3320`,面积为11500平方公里的色达草原
中国占领色达前,色达社会是由四十八个措瓦(藏语意“村、乡”,中文习惯译为部落)结成的部落(措瓦)联盟。草场以部落(措瓦)公有制为主,对外“从来没有支过差役,也从来没有交过牧税”。中国历代统治者素称色达为“化外之域”,称色达牧民为“野番”或“野人” ,从未在色达设立过任何政权机构。(参见西藏学者格勒:《对解放前四川色达草原游牧部落社会的研究》和《​​藏东牧民——人类学田野考察笔记》)。

2】措瓦:西藏地域广大,不同地区对村寨、部族、社群等的称谓略异。主要在农区比较常用措瓦,意思近似中文村庄。但有的牧区也用。 “措”,意指生活,“瓦”,意指人。以地缘关系聚居同一地域的社群,称措瓦。中文通常将措瓦、雪巴皆译为“部落”。

3】贲:又称贲波、宏波,本波等,藏语意为:之领导者、之首领、行政官。中文通常译为头人。色达措瓦联盟总长官色达贲阿虚·仁增顿珠被色达人视为“三万户色达庶民之主”,犹如国王。其他贲则为措瓦行政官。

4口述录中各受访人多次说到的“上山”,意指起义藏身山林,伺机袭击中国军队的游击战。

5当时情况是中国军队发射了照明弹。

6】伦布,藏语意大臣。

本特辑摘录自《翻身乱世:流亡藏人口述录》,台湾雪域出版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